第一百八十五章 成长代价(2/2)

小说:朝为田舍郎 作者:贼眉鼠眼
朝为田舍郎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sp;下葬那日,顾青和宋根生领着全村老少,齐刷刷地跪在众好汉的墓碑前,天空飘着凛冽的冬雨,冷得令人骨头缝里都透着寒意,可石桥村的老少仍在雨中一动不动地跪着。

  村民们对县衙发生的一切仍有些不大了解,可是顾青回来了,宋根生也回来了,他们虔诚而悲恸地跪在墓碑前,村民纵然不甚明了,但他们知道,这片土地里埋葬着的人一定做过某件惊天动地的事,他们一定为了某个人,某件事付出了生命的代价。

  这样的人,值得一跪。

  葬礼过后,新伤未愈的张怀玉冷着脸向村民们宣布,石桥村将新建一座烈祠,祠堂内将供奉所有为石桥村拼过命的人,他们的名字将会刻在牌位上,供享石桥村世代村民香火,他们的事迹将会被记入村志里。那些为了世间公义和芸芸苍生付出过生命的人,永世被历史所铭记。

  顾青没急着回长安,他受的伤不轻,无法长途跋涉,再说他也要等此事在长安的反应,等着它慢慢发酵。

  在村里给张九章和李光弼各写了一封信后,顾青便安心留在村子里养伤。

  信送到长安后,张九章和李光弼会知道怎么做的。

  冬日的雨冰寒刺骨,河面上结了冰,山林村庄一片萧瑟,院子里光秃秃的银杏树只剩嶙峋的枝桠摆出各种诡异的形状。

  顾青和张怀玉并排半躺在屋子的两张胡床上,两人的中间点了两盆炭火,饶是如此,顾青仍觉得冷,身上裹了一层厚厚的毛毯。

  张怀玉身上的伤也不少,那晚的厮杀,她几乎在鬼门关上走了好几个来回,身上背上腿上伤口无数,直到今日养伤,她的脸色已然很苍白,失血过多只能慢慢补回来。

  漫长的养伤日子,大多数时候很无聊。顾青有心跟张怀玉叙叙旧,无奈张怀玉像个闷罐子,很少搭理他。

  “村里比以前变化很大,建了很多新居,也迁进来了许多外村人。”顾青耷拉着眼,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。

  “嗯。”张怀玉回以淡淡的一声。

  “我家没被你一把火烧了,我很欣慰。”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“但我发现我家的厨房好像不对劲,有火烧过的痕迹,而且屋顶也翻修了。怎么回事?”顾青扭头看着她。

  张怀玉脸上闪过一抹赧然,镇定地道:“你走以后,我试着自己烧火做菜,灶里添的柴太多,不小心把厨房烧了……”

  顾青嘴角露出霸道总裁式的狂拽酷炫笑容,压低了声音道:“女人,你在玩火……”

  啪!

  一块晒干的肉脯砸中了顾青的脸,霸道总裁的冷酷形象瞬间破功。

  顾青挫败地躺了回去,幽幽叹气。

  张怀玉是个寡言但心眼实在的女孩,这样的女孩往往做事一根筋,认准的事情会一直做下去,谁都劝不住。这样的女孩如果真心站在自己这一边,往往比谁都忠诚,宁死不移其忠。

  但是,她却不是一个适合聊天的对象。

  相比之下,长安城的张怀锦便很适合聊天了,顾青不管什么话题张怀锦都能稳稳接住,有时候顾青没话题了,张怀锦还能主动制造话题强行尬聊,如果顾青不搭话,她能假装顾青搭话了,就这样自言自语一整天。

  不知为何,顾青在长安时特别想念张怀玉,但此刻在张怀玉身边时,却又不自觉地想起了张怀锦那个可爱的小姑娘。

  然后顾青有些惊了,两世凭实力单身,任何诡异离奇的爱情都能完美躲闪过去,这一世心里居然同时挂念两个女人,心口的朱砂痣和蚊子血,两个女人时常对换,明明仍是单身,却宛如渣男般朝秦暮楚……

  直男突然变成了渣男,所以,人设是在什么时候悄悄崩掉的?

  顾青在默默反省自己的时候,张怀玉却忽然开口了。

  “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?”

  顾青一愣:“什么怎么做?”

  张怀玉看着他的眼睛,道:“回长安后,你打算如何慢慢掌握权力?”

  顾青眼睛眯了起来:“我为何要掌握权力?”

  “心怀吞吐天地之志,手中无权岂不是笑话?”

  “你怎么看出我心怀吞吐天地之志的?我脸上刻着字了?”

  张怀玉笑了笑,淡淡地道:“我对你没有威胁,甚至我能毫无保留的帮你,你那些不可告人的心思对我说无妨,我不会背叛你的,否则,你以为我为何留在石桥村?”

  顾青沉默片刻,缓缓道:“张怀玉,你这副自信的样子很讨厌。”

  张怀玉笑容渐冷:“你若不喜欢我现在这副样子,我可以给你看别的样子。”

  说着张怀玉脸部忽然一整,露出一副又蠢又呆的明媚笑容,道:“张怀锦是不是这副样子?你喜欢吗?”

  顾青一惊,额头不知为何渗出了汗,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何心虚,可此刻他就是感到了心虚。

  随即顾青很快恢复了自然。我什么都没做,为何要心虚?

  “张怀锦不是这副样子,你模仿得不够像,我给你模仿一下,你看好了……”

  说着顾青调整了面部表情,接着目光开始变得呆滞,嘴角微微往上扬,露出一排牙齿,眼睛弯成了两道弯弯的新月,半仰着头一副痴呆少女情怀总是诗的模样,用又萌又蠢的语气尖细着嗓子道:“阿姐,阿姐,我又尿床了……”

  张怀玉惊愕片刻,接着噗嗤一笑,掩着小嘴背过身笑得不能自已。

  顾青觉得自己模仿得很成功,沉浸在自己高深的演技里不可自拔,于是趁热打铁道:“要不要我模仿你的样子?”

  张怀玉笑声忽然一顿,脸色顿时冷了下来,冷笑道:“你试试。”

  试试就试试,顾青根本没察觉到冷笑与正常笑容的区别,兴致勃勃地调整表情,随即猛地一拍旁边的小矮桌,撸起袖子朝地上狠狠吐了口口水,恶声喝道:“来人,我要吃三碗饭!三碗!”

  下一瞬间,顾青发现自己躺着的胡床忽然垮了,他整个人随着胡床倒了下去,重重跌在地上。

  定睛一看,胡床的几只木脚被削断了,切口整整齐齐。

  张怀玉若无其事地将匕首入鞘,收入怀中,神情萧瑟地看着屋外阴沉沉的天空,悠悠道:“今日的北风,好喧嚣啊……”

  一个养伤的女人居然随身带着利器,不是神经病就是狠角色。

  没有实力前,无论是神经病还是狠角色,顾青都招惹不起。

  于是顾青乖巧地起身,鞠躬。

  “对不起,我错了。”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友情链接
听说我是大恶魔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smallbstd.com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admin#qq.com